rent
北服论坛官方微信
饭宝赚
查看: 9927|回复: 31

[原创] 〈〈四楼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7-17 00: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fb1919 于 2012-4-4 14:24 编辑 1 h# z  _& V5 {) v
! @8 v- K; d: Q/ T
前        言
! q" @; m/ d' q" X0 _% J" D" J- L   
) R5 R5 }; `( K: V, W/ z, b      亲爱的朋友,很感谢你们愿意拿自己宝贵的时间来诠释这篇小说。有人问我为什么叫四楼左呢?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报以腼腆的微笑。其实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非要叫四楼左,也许是因为其中一个片段的原由吧。在这个世界上往往会有一些事情一些人是不需要那么明确的存在理由,就好比这篇小说里的每个角色。似乎他们个每个人出现的都那么理所当然,但是又不知道他们将何去何从。如果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么请允许我在这里借用一句小说里的一段话—— 明天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如果这一切都将成为结局,我愿意顺其自然的等待新的开始......
# n) e( c2 w8 n. z/ Q* E: d
5 u9 F8 i. ~# _: X  k$ Y; _2 W/ P$ \0 Y8 |( |/ V5 j8 U# w

4 z% U3 r, K$ K& W0 H1 p# h, B3 h; C  I. q1 [3 x. n! b

$ j4 Z+ Y% P6 [9 d5 K4 [3 ?; c5 n

+ K4 J; v5 |+ Z$ V2 h, _5 q/ C: u
" Q6 z- j8 V' E8 n
3 |1 S# {9 Y2 H8 E0 |; C

5 O  I* d7 x- b5 r5 j( b- W3 c! Q; M5 P1 t% B1 ?6 q
- w% M- q6 k7 h( F7 u$ _% `

, m1 v& j. J% w. s* D  D# K) m) a5 t" Z
% z/ `  [9 |- M; t

! B. g: N$ E  s' _
' \! B1 ?8 R( B( X+ K. D
" F& Z' N+ k" B3 v& Q: |- h2 q& H+ a1 s6 ?  D2 a+ a% C% L
 楼主| 发表于 2006-7-17 00: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fb1919 于 2012-4-4 14:24 编辑
5 l- c: I+ _3 L) \8 r4 y7 e' _; T& {! B$ @4 {3 @1 o
之前的之前
3 N' N% P6 Z# w! _( V% x9 B0 D3 R8 w
      就是这里,一直以为再也不会找到一个能称的上家的房子。显然之前的担心与顾虑是多余的。一片闹市中的净土,我很安逸。小小的一个院子,三五栋古老的筒子楼,几棵老槐树,树下一排排石凳,似乎喧嚣不并不属于这里。对于北漂的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何况现在的我已然拿不出比这个更高的租资了。于是把身上的保命钱也一口气地交给了房东,从现在开始这个二十多平米的房子就是我的家了.起码这个六个月是......) |5 G5 z: L0 |) P
      老房子就是难打扫,发黄的墙,坑凹的木地板,犄角旮旯里除了灰尘还是灰尘。还好窗户是之前就有檫过的,最省心的是厨房和厕所是几家公用的,显然不用我去收拾了。一切完毕已经是黄昏十分,夕阳的余辉顺着木窗洒满整个屋子,突然觉得自己回到那萌动的年代。) ~! V3 z6 {/ L4 {

4 x0 s" t' L: W; C; F. F# j, t0 I5 g9 D( u3 {

+ T7 C' ?: k2 q- E8 F* d4 L2 y
1 m1 \9 @: D) T( z1 O# [/ [7 D! b6 C+ z
! K7 M  T6 }* v5 a
. o) m* s: u$ h  \

. v+ S. V1 S& n: K
0 ^8 r$ v* l+ O) M% Y& k, o
! c/ L/ x5 q6 k; R
# x3 u6 T, r4 T
0 k; |, O# o- [; ^; R3 J' v; J+ v8 \; z+ l$ G7 Y

$ C, D/ D: _- T, y
( z0 j7 j0 s+ @  K
5 c4 S  J; N. H) g0 i; m; Z7 ~/ C0 A6 C4 ^& c% J+ \
+ \0 ~4 S' N: L1 _7 r$ a2 O; F
0 Y% P& W7 ^* \/ `# Z

1 b$ w, D' [$ i" f$ }' [5 P* z5 a& c8 v* `- X
# ?9 W! \, d: R1 _$ g9 i8 q+ r

9 A+ C) y3 j: E3 d% O
0 L* s% I, k) v. H( x  v/ i0 A( Q4 R0 F# W( u
 楼主| 发表于 2006-7-17 15: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邻   居
. a7 o+ H% a: H% z" ~7 }   
7 w. E0 g6 s7 D/ W+ T# d* E9 f      昨夜睡得很香,唯一让人头痛的是上了年纪的木床经不起我魁大的身躯,稍一个抬臂翻身都回引起一阵吱噶吱噶的响动,扰是犯人。也罢,想必被人躺了一辈子会有不少的怨言要倾吐吧。4 U  J: Z' B* K4 n
) h8 u- v5 x' e: T
      院子门前有个早点摊,油条+豆浆这就是小市民最经济便捷的早餐,特别是象我这个的惰性青年。摊主是对南方夫妻,起码我这么认为。老板娘是个豪放女子,我起身付帐的时候翻遍了所有的口袋,包括后屁股那个破了洞许久的小兜兜,实在是找不到2毛钱,此时老板娘很爽快的找了我8元钱连连说到不要紧不紧,以后再来捧场生意就是了....我心想要是我没带钱会不会象这油条一样被炸了...., ?$ @. v  s$ J. A

# D* Z* g  _' W0 \+ i* ~* T      匆匆的来到这里,还没有细细的打量过。于是决定先个邻居们打个招呼,不过似乎象我这种闲人毕竟是少数。我住的那个楼层有33户人家,大多是些老人,注定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正打算回屋继续美梦,却在过道了碰到了旁家的李奶奶。记得房东跟我说,临的李奶奶是个喜静的老人千万不要打扰她,不然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这样慈祥的老人会有什么样的恐怖举动呢?!李奶奶只是跟我打了照面笑了一下,我自然马上讨好的说,您是李奶奶吧?您好,我就住你隔壁,以后您有什么体力活可以直接找我,我叫田左。李奶奶笑笑点点头下楼去了。 似乎人与人相处并非是多么困难的事...
发表于 2006-7-18 10: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06-7-19 20: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点。
发表于 2006-7-19 21: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老人是很好相处的0 I1 i; g0 C3 M( o
只要一点点地关注与关心
发表于 2006-7-20 19: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发完了我再看。
发表于 2006-7-21 09: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着急,等俺看完了你再发
 楼主| 发表于 2006-7-23 13: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天的草

时光流水,一指之间。初来这里的激情如同屋外的秋,淡淡地淡淡地消失,两个多月来一直奔波于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为得只是讨份谋生的工作过活自己的小日子。却往往刚刚从一家公司被撵出来,又被另一家拒之门外。试想如果自己是人力资源部主管是否会接受一个连高中都没混下来的社会盲流,想必当今社会的主流并不是劳苦的大众。没有一技之长,似乎连门口满脸殷勤的保安都不如。起风了,初冬的风原来这么刺骨,冰冷了我的心。0 q( k' G& b. I$ W: v, Q* h7 L5 B
. Y0 ~4 F" J4 O  S' g
        早上暖暖的阳光打在脸上,也许只有太阳还没有厌弃象自己这样的“废人”。依旧院子门前的早点摊,依旧是豆浆+油条,有种简单的幸福,至少我还活着,至少还有豆浆和油条。看着忙碌的老板和老板娘,觉得他们是很美的人。也许他们象我一样抱着梦想投身到这个繁华多彩的城市,也许和我一样美好的憧憬随着过往的时间一点点消磨,但是他们依然执着。起身结帐,老板娘临了关照了句。小伙子天气变凉了,不要只顾赶时髦多穿点衣服。陌生的人,熟悉的声音。想起了妈妈,想起了老家年少时的日子。4 A/ D1 L+ f8 \: Z* x* x$ R

7 H/ s- C+ H$ g# k        清早起来整个城市就开始忙忙碌碌,天晴,踏步在人流车龙街边,满脑子空白。明天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如果这一切都将成为结局,我愿意顺其自然的等待新的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06-7-24 09: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香烟 书 意外的友情

无所事事的日子继续着,这些天来烟抽得很勤,已至于省下晚饭钱都买了廉价的大前门.在这个城市,我是个孤独的人,没有朋友更没有爱人.疲倦了寻职的生活,更无法让自己面对那些傲慢的语调.自尊在这一刻不知还有何等价值.每天起得都很晚,微妙的错过了早点时间.或许只有这样的自想才能掩盖囊中羞涩.楼下的石凳边总是能看到三三五五的老头聚成一撮下着象棋.于是也站在边上胡乱支招,突然觉得自己已是老态龙钟.哈哈!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而自己则算是另类了吧.
/ X" j$ ?# X. C- b" w+ B, T2 x5 j* X& ?0 B
        院子巷口有家小书屋,虽然地方不大,书的种类却是琳琅满目.你只须交上几块钱押金就能挑上一两本书,每本只收一块钱.想来这一两块自己还是拿得出的.于是在那段时间我通读了张爱玲 王朔 顾城  三毛   卡依 .桑多的著作.横跨了半个多世纪.喜欢上了腼腆的悲哀,在他们的故事里总是可以找到那么一点自己的影子.想必后来自己人生上的转变也是受其影响.5 F4 ~$ H4 {9 M, P
书让我忘记了那段时间来的周遭,也充实了自己的思想.; r$ i7 K0 H3 `: x

7 I  t; P: v# e; l, H         那是个周末,象往常一样我去还书.进到狭窄的屋里,才发现热情的老板今天并不在,往常老板坐着看书的桌边上站着一个女孩,有双漂亮的大眼睛.; \5 K/ e0 T: g3 E5 o
您是要租书吗?这细细的女声很久都没有听过了,觉得自己象是深山老林里的猿人.' r+ d+ ^- o# G4 R- U
& S) M. N4 ]1 l4 L; E0 s' Q
噢,不.我是来还书的.男人总是这样,在女人面前做作地绅士一般.( G* N; S; s( M/ T
' A  L5 b8 _) Y6 e
那您等一下,我查一下.女孩连忙翻查桌上的帐本.
: |3 H" @( J* E& X. K$ E8 M1 m6 |/ }& X; C" V( W( x7 V
是顾城的散文集.大前天来租的.我说道
! A( C& W' H- o- M9 a1 L
4 [! h' g3 t' c: c/ R你也喜欢顾城?女孩笑着问道
6 z0 d* @6 T: T; t, W+ {
9 p1 x1 j* s# s( j& J: M只是读读,一个忧郁的男人 .(  我想其实自己也算是忧郁的人吧.)( A1 {& J) |; d/ O7 T

6 ?: U8 q& a( W! ~9 {  T呵呵.是啊,一个有才华的忧郁男人.女孩笑笑说2 U+ T4 W8 A  N1 ~0 @
9 ?8 H# U$ ?# Q5 g
还需要租别的书吗?这几天我爸爸进了些新书.
4 I4 k2 c2 t$ Q/ ~# I) s+ |& r2 g3 {& C+ s& D
        我并没有做答,只是直径的走到新书架边挑起了书.实在无法忍受在这样的小屋子里和一个漂亮的姑娘东扯西拉的,早晚会话不投机.与其尴尬不如沉默.我挑了一本<<围城>>和<<山中人>>匆匆地离开了书屋.事实证明自己是害羞的人,也不愿表达内心的感情.莫非这就是自闭?显然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如果自己爱上了她又会怎样呢?
  I$ j" [5 u7 t' [4 p        3 p9 f2 [. A' g* j
         此后每次还书,临到门口都希望能再见到那女孩,却又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上天这次眷顾了我,如愿的每次都见到了那个女孩,慢慢地我们就熟悉了起来,她知道我住在筒子楼,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欣.只是我明白,我们至多再往前走两步,爱情并不属于自己这样的人.但是我相信我不会在为孤单伤心,起码我有了朋友,她就是欣.一个开朗漂亮的姑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邀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