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t
北服论坛官方微信
饭宝赚
查看: 10654|回复: 23

[原创] 关于长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3-15 16: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7 w9 f7 `/ x# R; H
5 V! ^5 w+ C' ?& V* j0 M7 x
(一)* h) ~$ a- M% Z  D0 }% S
没有温度的文字,; b2 H+ I2 X) t" v/ x: }% V
在凌晨3点,2 Q8 m9 r4 ]( `. p
曾经只有几百个字而已……9 b; `, r* N8 k- e  _% z

! b- g5 g9 O1 r# s! e( i) F3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沉迷于一个部叫《长弓酷月》的网络小说。小说的作者叫长弓。他每天在他的主页上传两个回合的文字。开始的时候,我会在写完我的上海老板发过来的工作之后去读他最新的文字。后来,我发现他几乎是每天凌晨2点第一时间上传,于是就在凌晨两点准时登录。再后来,我等不及了,就每天晚上开着电脑挂在网上,不断刷新页面,就为了尽快读到他的故事。
; p; J! r  k1 a% F) D: S( U) `. B/ R6 p7 T" q; k
这个充满血腥和凶残的故事,仿佛已经令我开始迷失。 ( d+ ]  J& S- l% ]
% d' x3 A) Z$ V7 @0 f4 j3 Z4 J
关于那个叫被作者命名为群的城堡。关于群的主人长弓,以及他和他的12个女人的傲慢生活。以及后来发生的一次次掠杀和**,燃烧和背叛,爱情和毁灭。虚幻莫测,黑暗绝望,都与我的现实生活毫无关联。可是我却从里面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毁灭的力量。( f1 t  k5 X% J
3 B; i# f$ m2 A$ [- ]$ s+ Y
叫长弓的人写到哪里,我就读到哪里。我像中毒一样跟着他的故事一天一天地走。每天的每个晚上,从来不间断。当我读到小说的第21个回合的时候。故事大约是讲到叫奎的叛军头领将一群俘虏来的美丽女人活活放火烧死。我终于忍不住给写了第一次的留言。
3 H/ x% [2 l. z; T' t1 G3 T$ e
4 G4 t+ i+ |9 j7 c* N: F. z6 O我说:你的小说太绝望了,可否加点温情?1 l3 G% p1 J& u% t; \; \" ^

- u$ i6 i) {9 R" ]! N! u$ A7 h三天后,长弓给我回信。他的故事同时在继续。凌晨两点的时候我的Email里放着他发过来的两句冷酷的话:你已经没有绝望的勇气了吗宝贝?跟不上我就快去睡觉吧。1 _- Q, G: o1 J" W" I5 l* ]8 _" n

; e( V. X$ D! z6 i3 Y( _* t6 _1 a我倒吸了一口气。突然感觉他像一个网络魔鬼。他的睿智和诗意让人有点目眩。而且那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我吓了一大跳从电脑前的靠椅上惊叫起来。是叫长弓的写故事的人来的电话吗?还是我真的有点神经质了莫非?
+ e$ E1 y( F2 A: h
: ~4 x2 `# N# j2 C5 S& q喂。还没有睡觉吗?- H8 k0 S  n2 {6 ?
我听见电话里的声音全身才松弛下来。我确定不是什么长弓。清清楚楚。是弈。( `$ y7 A9 w( g
) q, K# v$ L: j& _0 G+ s
又再读那个网络小说? ( P0 L' R" Q2 y% D5 f' I
我听着弈低低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非常不想说话。他好象在一个很闹的地方,我从电话里听得到音乐和吵嚷的声音可是我懒得问他在哪里。. T8 I1 M; {5 @/ |7 [
& i7 @, N8 p- T2 A9 x8 V+ {, P) s5 _, A
你没事吧?生病了吗?! D$ e% g- K- c9 x) k+ U0 P2 ^
我半响才回答他:我没事刚才睡着了。" E7 k, E5 M$ i# W2 ]! a8 n
你有事吗?我问他。
% F3 Z0 b) A7 T8 F6 i1 k突然想你了,很想给你打个电话。他在电话那边说。
1 k3 `1 r0 E' l. P" L6 L5 p- Z
/ p. C# t; X  j- y" s我说:你早点回家休息吧我很困了。
% \' y5 r: f) i. `! y: d0 b0 t- M恩。88。听见他的这句话我就把电话挂了。
' J. D- P7 v8 ^0 L3 w% R6 x. F& n+ r) C0 }
8 q" u: E# q/ o' v
2 c+ D* J" w6 |0 X/ Y0 ?
(二)+ K# C, n* @; t, _
接下来的苍茫夏季,5 F( _( X9 w- b5 W0 @  e# G
我茫茫然一个人,
  B, H5 @1 t7 n% u坚持着坚持着就走了很久很久。: `3 G+ x' @) j8 g& Y

. M% z- ?- e- H! f
  h. n( l7 F4 B( C  U我曾经把我的QQ名字改成了夏花。
2 _% F. N0 n$ s) K我喜欢穿男孩的衣服,蓝色的海军T恤,红色的外套。还有我一刻也离不开的球鞋。' D' c& Z- Y/ ]$ t& V& S3 p
周末的时候,吊在网上,无所事事。
2 w+ t5 L  v" x/ J) Y  F弈在网上跟我打招呼:花花你好啊。
$ P* t+ L  p) U我说:好啊。' r2 _; A- [4 J: A! \3 Y3 b

4 Z1 }5 b2 ?6 ]$ T- y弈说:花花出来吧,在三元桥的高架桥下面,我陪你放风筝。
1 Y* f1 B: J0 F! `我说: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你。6 k  A5 T" O" Z
他说:那你什么时候才想我啊。: l1 G' C0 m6 g+ t; E8 p& U
我说:等着呗。% f7 a: e$ J; e- R! c& R, A  I# z6 @

, _' K8 ~4 \( h/ p  m, s这样的时间过了大约半年。6 k5 i8 x( \7 H. T; d
我还是不想见弈。关于我和他的爱情,一年前我就已经开始遗忘。只是这遗忘以来的一年里,他始终像个心平气和的幽灵,阴魂不散地潜伏在我的生活里。我常常在电话里很粗暴或很冷淡地冲他讲话。他始终面不改色。
9 G4 s5 F% B4 U; X  l+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晒太阳最喜欢明亮和干净的男人。
+ E3 A$ ^( Q' l7 y关于他的平和,每次我发完脾气以后心里总是隐隐作痛。) J' z* ?. o1 @. Z% S! r
他说:花花,我感觉你比从前更疼我了。
3 a4 v6 }( J7 ^' z4 ?, g我一听他说这句话就晕的要命。
  R5 d# V7 P" w3 A$ g- c) _+ S4 U/ b. H0 i/ w
我晕。我挂了电话就把QQ的名字改了回来。& |- M# g6 j* G1 C+ T" L) `8 R0 ^. Z
我叫六库。长弓的宝贝,叫六库。! Y3 D9 \" |9 g% R" @

5 L& i+ g6 {4 g: r6 V1 f' l# `可是长弓,我快要忘了他。他写到52回再也没有写。网友们说他的故事太残暴所以被封杀掉了。或许他从未存在过。他带给我的是危险和堕落。他像一个魔鬼。
% a% |, A- O) D9 v6 L4 N) P他随时可能出现也随时可以消失。
) b' C# B, ^3 S' V; m7 `" M太阳一出来,他就消失。夜晚降临,他未必会在。& |1 Z- {5 i0 I+ _3 h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当他从未有过。
0 U1 {) V$ V2 l& A: k, `. S8 g我等了很多天,再也等不到他的文字。7 N6 h1 m: v( n( I+ J
: I( d( Z4 c+ X* b3 u3 n9 _2 }
夏天的时候,LEE来陪我,她在我家住了下来。我们开始养很多很多花。还买了很多花瓶。绿色的植物和大蓬大蓬的百合,花让我的心开始变的柔和。
8 L* i6 h5 p1 X2 P6 I. O' ?# C一个柔和的女人,是不会再想念长弓那样的男人的。我的好朋友LEE说。7 u3 N/ _8 `  [. f5 x
我穿着蓝色的大围裙,戴着长长的手套,正在阳台上修理我的茉莉。它们曾经险些枯萎而今活了回来并越来越葱绿。2 q! A9 b- ?5 \! a

7 k" f; j0 Y( v0 G
0 j+ C6 W7 _' m0 ^- `1 L# z: f! \, I9 T4 H( S- \* }* L2 Z/ t
(三)- ?: P" o% I* M4 E
我的头发曾经又长又亮。
  Q+ a0 ?3 s/ ?3 ~你说,
( v7 a1 R* q& ?, f; {6 T你不能相信,
, ~' n. S; k8 W2 o4 s我怎么能走得出那扇门……
) j& ^, n, ]9 F0 Z3 P2 S7 y  M0 G3 N0 |1 E/ C1 R5 {+ ]
我每天去上班。在冷清的放着很大的空调的公车上。
$ n+ L2 s) F% h8 s& `7 K+ p不知道是什么歌,英文里好象在唱又长又亮的头发。我别了别遮住眼睛的头发,坐在最前排的位子上,听着冷清的音乐突然想起他的脸。
+ P  M; _( Z5 _  B% A7 d2 Z6 A! J2 H$ b" |
他在凌晨的时候不停地敲击键盘。
7 Z0 [6 a' `  J* p9 b太阳永远照不到他的脸庞。我看见他身后冷漠的网吧墙壁如此心疼。
  g& X* Y5 c& u! J4 C( k4 F2 j" _冰冷的还有机器。这个世界的主题曲,windows2000,穿新衣服了21世纪了。/ K9 `* l% t# @0 e# G% f* V
荧屏散发着幽冷的光芒,这光芒发射在他的脸上。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也是。
8 F, r( B5 _1 z) D+ _我总是忍不住问:你冷吗?
! [) e9 N$ r, S6 Z0 x! {他说:不冷。跟你在一起怎会冷?) Y5 m" i0 e2 U* m5 |
我笑。跟你在一起,怎会冷?
8 Q5 L7 \5 [- Y+ K4 K! V2 c; `
+ A' k! ~% K+ g# ?也许什么时候,会有一双手突然把我的耳机摘走一边去听……
" a  W; l- G! x& J  V我看都不看他是谁因为我知道,就是他,怎么可能不是他……
' O- k! X7 v! Y他的胸口隐隐做痛。他冷。我们同坐一班车。我们彼此相依为命。他说那样就不冷了……- x6 e, Q7 _5 X
即使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我们都不会冷……
% v4 |8 |& k1 k3 X/ M2 |. [& {8 l' @
) {# |( F3 Y  M4 J你看过暗战没有。
* N. l5 T- q1 P; P) ~5 i5 {9 a) A* F# T0 R5 D& y0 F
我突然自言自语:长弓,你看过暗战没有?, g" D8 w) p0 v8 n3 s* A3 O
他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傻瓜,看什么暗战?看我就好了。" s8 z3 `& L; Y/ a$ j
3 F) x2 J6 u6 N- L0 ]! l% Z/ ?
其实我只是,听好听的歌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头发,忍不住跟着音乐哼哼了两句。- q4 y' Y! [1 w: e) K4 M+ H! o
然后被他偷听到了。他也学我的样子哼哼了两句。6 W3 s  T; Q+ T
- T: `+ `6 b1 `" T0 `  _
车在三环上一直走走停停。冷冷的空气里非常非常安静。三元桥,亮马桥,燕沙,白家庄的红房子……他们是这个夏天最好的风景,他们曾经让我内心平静。使馆区的路边每天上午都有很多人在那里徘徊。很多人梦想远走高飞并为此不惜代价。6 \+ Q5 Z" C. o2 E: h

. r* X" Y' r; ~+ f6 l0 r& f5 K那么谁能带我远走高飞呢?我就这样站在这个城市的一个方位,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风景。5 y' B7 I9 |9 i8 P+ g
那些广告牌,五花八门都被我清楚记在脑海。: y8 H# v1 v" ?! j, |
他说:我为你这样乏味的生活干杯。
. C$ O5 J4 ?  m8 q) I8 Z我想告诉他:我只是第一次感到平静。这个夏天从未如此平静。2 |4 G8 P  m  _) G; K
我已经开始遗忘。遗忘时间。原来是可以的。0 Y3 m3 Q( q7 U, u2 B

; W' ~+ @$ N7 H: r" y7 D
1 J5 o2 O7 v( q: G5 [. H6 u! r(四)
/ f+ `8 q; ?3 ]/ A0 h( M
$ K5 e; I- P' K5 [% t% ?% |9 C不是春暖花开,' D2 I; v  ]6 T6 M
也没有面朝大海。
5 S+ a# k6 v7 e- K6 L. M+ w可是从这空白页面的第一个字开始,
" W1 R9 \  R) h6 d) b我要开始太阳底下最阳光的生活。+ W0 m4 d; J% K* A, C
; T6 n6 \5 _* X
也许光驱里转动的依然是朴树的《且听风吟》,也许依然依稀悲伤来不及遗忘,而某个夜晚突来的北方的大风,真的已经将它们埋葬。% y! M: r/ ~" X) W6 y7 C" o

% L2 ?) v: ~, b3 y$ K8 l5 e7 Z那天晚上北京下了一场很大很长的雨,我从朝阳北路打车回到家的时候冷的混身发抖。我以为我完了。我一定大病一场。我迷迷糊糊地从冰箱里找了点东西吃下肚,换上秋天的睡衣,躺在床上等待重感冒冷伤风以及高烧不退的来临。
! n9 B& Q( r( a, o; e  Q( Q) w
: E. F, t! P+ u奇怪的是,我没有生病。并且居然在这一天梦见山坡上开满金灿灿的太阳花。" i* _" Y% @. W. i* w$ [
xx缒翘趸丶业陌赜吐贰T诼返牧脚裕??窍褚坏赖澜鹕?男腋5墓饣肪镁门绦?谔炜铡
发表于 2005-3-15 16: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弓的东西,顶一下,QQ夏花是你改的啊?哈哈
发表于 2005-3-15 20: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 B/ n( q7 \1 z8 u8 q3 b1 e1 d; ~: E5 h) V# R" {' G
长弓,我发现我已经开始有点点崇拜你了,嘿嘿~好厉害哦~% j) Y& D$ p4 j0 {
+ D: u6 p% L& L) n- j8 R6 T
+ S5 w# u) o5 ~! N
, p' D( S; f8 [- g2 y* d+ q

5 D: ]" R4 c, N  i) i
$ \3 h: ?( D' u; z% q# O" J9 D/ ~( |* h6 \

: f) W! F( l" V
% I; k/ e1 B/ K0 l  J9 v7 J  P  [  O- m. T: r* u4 H& u4 W# I1 G

0 [+ x3 _' H) s$ J% h# d# f6 e. X  K
! b) d7 O$ m6 X7 M. A6 Z& h  O

7 b/ b$ g0 P) o& S
6 h1 I/ c+ D# Q/ f! j* F& x! c) \5 N, G  t7 y) P

8 P3 D5 u. l# N+ n7 R1 R  [
发表于 2005-3-15 20: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我发现他几乎是每天凌晨2点第一时间上传,于是就在凌晨两点准时登录。再后来,我等不及了,就每天晚上开着电脑挂在网上,不断刷新页面,就为了尽快读到他的故事。”
8 K; M5 s( |/ R: v$ E
( `& F1 x+ o; o! s6 G: Z我怎么感觉看你的文字也有点这样的劲头呢!!继续写吧,长弓斑竹!!
发表于 2005-3-15 21: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我开始有点点崇拜你了呀。呵呵。再接再厉。
 楼主| 发表于 2005-3-15 21: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
发表于 2005-3-17 22: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啊,我喜欢,并且开始怀疑你的性别,哈哈。奖励你~张斑竹~~~~~~
发表于 2005-3-18 18: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
: \' O( z" F& E; d2 H4 |厉害!!!!!!!!!
发表于 2005-4-7 20: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 看完了心理空荡荡的
 楼主| 发表于 2005-9-9 22: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关于长弓

为什么又挺起来了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邀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